您的位置:美高梅集团 > 数理科学 > 我国纳米科技领域论文数和专利量世界第一

我国纳米科技领域论文数和专利量世界第一

2019-11-03 18:20

一日,接到老家电话。一位搞建筑出身的小老板询问"纳米"的事。说是现在纳米很有用,报纸上说科学家在研究,电视广告里也天天念叼着"纳米"技术,连股市里也有了纳米版块,而且火得不行。可就是不知它的种子哪里有卖的,如果一年种上两季,肯定能卖大价钱。 我说,想知道吗,付点咨询费,我就告诉你。我今天刚买了两斤纳米。正准备淘米做饭呢。 看到这里,你该笑了。这只是一件为了将可能性引申到及至而杜撰的事情,事实上并未发生。我想,"纳米"饭炒得再热,大概也难以和大米作饭、紫米烧粥之类的用途搅和在一起。因为纳米就是纳米,是一种用单个原子或分子制造物质的尖端技术。 但市场上一些企业不理解纳米技术,或盲目投资,或借机用"纳米"概念推广产品,误导消费者的现象屡见不鲜,以致出现了所谓的"伪纳米"现象。虽然就纳米技术应用的广度而言,它确实可以渗透到我们的衣、士、食、住、行等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但即使是那些较为成熟的纳米技术,离产业化开发还有一段路要走。 市场需求是技术进步的有力推动。但技术一但成为市场炒作的药引子,这药往往就变了味。无疑,任何概念炒做,都将对纳米研究和产业不利,因为这样会打破正常的规范秩序,使真正的纳米技术和产业失去生存空间。 同样,对于高科技领域的任何新技术和新产品,概念炒做也别太过了。否则,云山雾照,连自己的前途都给炒糊了。

院士:别把纳米技术当成企业名片

人民网北京9月6日电(赵竹青)第六届中国国际纳米科学技术会议3日至5日在京召开。记者了解到,纳米技术已和信息技术、生物技术并列,成为当今世界科技发展的三大重要支柱之一。目前,我国纳米科技领域的论文数量、专利数量以及论文被引用次数等指标已达到“世界第一”的水平。

“现在所有的企业都想挂上纳米这一张名片,好像这样就能够赢得技术的主动权,但实际上纳米技术要变成纳米产业还需要有一个过程,纳米技术要真正变成产品,它还需要有载体。”10月24日,在苏州举办的中国第九届中国国际纳米技术产业博览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副校长尤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纳米科学产业化滞后的一个因素是:许多企业忽视了从技术到产品的中间环节和载体。

纳米技术是用单个原子、分子制造物质的科学技术,研究结构尺寸在0.1至100纳米范围内材料的性质和应用。目前,纳米技术已经渗透到全行业、全领域,特别是在健康、能源、电子学、材料、环境、化工催化剂等方面已有广泛应用。

“比如纳米材料,我们在实验室可能做得很好,但是如果没有大规模的纳米材料的生产设备,也不可能去进行工业化,可能永远是在实验室待着。要从一个战略性的技术变成一个大家能够接受的产品,对于中间这段路大家应该有充分的一个认识。”尤政说。

“纳米技术、信息技术和生物技术是当今世界科技发展的重要支柱。”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在会议的开幕式上点出了纳米技术的重要性。他表示,中国是最早研究纳米技术的国家之一,近年来,纳米论文和专利在中国更是经历了一个快速成长期。目前,我国纳米科技领域的论文数量、专利数量以及论文被引用次数均排在世界第一。

作为21世纪的三大新兴技术之一,纳米技术发展迅速,为人类社会和日常生活带来了诸多变革性影响。中国在纳米科技领域的研究起步较早,基本上与国际发展同步,过去二十年中国贡献了全球超过三分之一的纳米科研论文和45%的纳米专利申请量。

我国很早就认识到了纳米技术的发展机遇,并且给予了大量的科技投入。国家纳米科学中心主任刘鸣华在此间举行的第九次《国家科学评论》(NSR)论坛上透露,“我国在纳米技术研究上的总体投入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这在国际上也处于前列。”

不过不少专家认为,虽然中国在纳米科学上领跑全球,纳米技术在航空、生物医学、印刷等领域的应用也取得了很大进展,但中国纳米技术的产业影响力依然有限,纳米科学与产业化之间仍存在脱节。

北京大学纳米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刘忠范院士以北大的纳米研究为例说,北大是较早涉足纳米科研的高校,早在上个世纪就成立了纳米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以促进跨学科的纳米技术研究。现在北大每年大概发表3000至4000篇科技论文,其中将近三分之一是纳米科技贡献的。

“中国纳米科技的学术论文发表量和专利申请量都很高,但是产业影响力需进一步提高,纳米科学与纳米技术产业化之间仍存在差异。”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校长许宁生如是说。

“不过,统计数字常常掩盖很多问题。” 刘忠范说,我国纳米科技投入虽然总量很大,但“投入特别分散”。也就是说具体到每个项目,投入的强度并不高。另外,我国纳米技术领域的“跟风”现象严重,哪个概念热就一拥而上,真正的原创性研究不多。为此,他也呼吁国家应当在重点的、原创性的项目上加大投入力度。

中国科学院苏州纳米技术与纳米仿生研究所所长杨辉认为,过去一段时间的“唯论文论”也是其中一个因素:“我们论文写得好,不代表我们应用都能做得很好,实际上现在还是有点‘唯论文论’了,我们纳米产业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杨辉提到,纳米技术产业化实际上并不容易,在中国稍不注意就容易踏入“死亡谷”。

上海科技大学物质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杨培东也赞同这一看法。他说,在纳米研究上,不仅论文数量要上去,而应该花更大的精力投入在原创性的研究上,做出真正原创性的知识产权来。“这个知识产权的储备不是短期的,更重要的是着眼长期。”

“死亡谷”在整个高科技创新领域是非常常见的现象,在中国,这个现象尤为严重,纳米技术发展到了现在也正面临这个问题,如何才能走出从纳米技术到产业之间的“死亡谷”?

为解决我国纳米技术研究中存在的这些弊端,中科院已经做了初步试点,设立了纳米“先导专项”,要做领域内“有影响力的研究”。白春礼表示,先导专项需要符合两个条件,首先要瞄准国家重大需求,其次中科院要有优势。中科院的纳米先导专项以锂离子动力电池和绿色印刷为代表,整合了物理所、化学所等十几个院所的资源,进行全面部署,计划用20年左右的时间,完成相关技术从基础研发到产业转化的全部过程。

许宁生在报告中提出,中国要推动纳米技术产业化,首先基础研究需要进一步强化,特别是纳米结构的精准、可控制备方法、测量表征技术等,同时还需要政府和产业界的稳定支持,进一步推进重点领域、重点方向的产业化,加强重点技术与重点产业的对接。

在先导专项中,对科学家的考核不再是以论文为标准,而是以其产业规模、企业投资以及经济社会效益来衡量。这也预示我国科技体制和科研考核指标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

杨辉认为,未来纳米技术的发展应该回归理性,各方要紧密配合,避免单打独斗,将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人才培养、工程化、产业化、投资、政策、产业规划等要素结合起来,构筑纳米“生态圈”,走出“死亡谷”。(科技日报苏州10月24日电)

“纳米技术的一大难点就是大规模应用。”国家纳米科学中心副主任赵宇亮表示,纳米技术是我国跨越发展的一个机遇,能够帮助很多产业实现升级。“我国在纳米技术领域的积累很丰富,希望国家能够在这方面保持持续投入,将它推向真正的应用。很多时候就是临门一脚的事儿。”同时他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能够加入到纳米技术开发和应用的领域中来,促进纳米技术向产业更加顺畅地转化。

来源:人民网-科技频道  2015年09月06日

本文由美高梅集团发布于数理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国纳米科技领域论文数和专利量世界第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