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美高梅集团 > 生命科学 > 问教 | 高校“其他收入”增加,经费来源多元化

问教 | 高校“其他收入”增加,经费来源多元化

2019-11-01 10:25
高校要重视财政拨款之外的“其他收入”

图片 1

文|冷丝

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2019年预算近期相继“出炉”,其中8所高校年度预算过百亿,清华大学以297.21亿的大幅领先优势再度“领跑”,浙江大学和北京大学以191.77亿和190.07亿元分列二、三位。

作者 | 熊丙奇 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栏目|丝说高等教育改革

从各校公布的预算看,高校资金来源日益多元。除“财政拨款收入”“事业收入”“经营收入”外,清华大学的其他收入高达48.41亿,占本年收入预算22.11%。北京大学其他收入24.38亿,占预算收入18.32%,其中捐赠有1.3亿。

图源 | 东方IC

按照国家经费预算需要公开的要求,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公布了2019年的经费预算和财政拨款数量,其中,北京大学的财政拨款最高,是中央戏剧学院的靠近20倍。

高校的“其他收入”主要包括投资收益、银行存款利息收入、租金收入、捐赠收入等。“其他收入”所占比重提高,表明高校的办学经费,在逐渐减少对传统的财政拨款、事业收入的依赖,这有助于高校提高财政自主性,促进我国高等教育优化布局。我国要调整高等教育财政拨款体系,而我国高校要创办一流大学,也需要进一步扩大“其他收入”,尤其是捐赠收入。

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2019年预算已相继“出炉”,其中,8所高校年度预算过百亿,清华大学以297.21亿的大幅领先优势再度“领跑”,浙江大学和北京大学以191.77亿和190.07亿元分列二三位。

不仅财政拨款差距巨大,经费预算更是相差巨大,这是为何?高校的经费都用在哪些方面?

教育部直属高校从2013年起开始公布部门预算,近年来公布的预算数不断攀升,2013年,清华大学的预算为113.77亿,今年的预算比6年前增加了180多亿,这一增长速度是惊人的。同时,在短短6年时间中,我国预算超百亿的高校就增加到了8所。虽然这些高校的预算增长令人瞩目,但舆论也对高校的经费来源过多依靠财政拨款感到略有不满。

值得注意的是,从各校公布的预算看,高校资金来源日益多元。除“财政拨款收入”“事业收入”“经营收入”外,清华大学的其他收入高达48.41亿,占本年收入预算22.11%。上海交大本年收入预算中,一般公共预算拨款仅占本年收入26.66%;事业收入58.4亿,占本年收入46.61%;其他收入达33.48亿,占本年收入26.73%。北京大学其他收入24.38亿,占预算收入18.32%,其中捐赠有1.3亿。

图片 2

高校主要收入来自财政拨款,而财政拨款又集中在少数名校,一些舆论认为这导致高校贫富差距巨大,不利于高校平等竞争。高校的财力将直接影响学校的师资建设、学科建设、专业建设、课程建设。

高校的“其他收入”主要包括投资收益、银行存款利息收入、租金收入、捐赠收入、盘盈收入等。“其他收入”所占比重提高,表明高校的办学经费,在逐渐减少对传统的财政拨款、事业收入的依赖,这有助于高校提高财政自主性。促进我国高等教育优化布局,我国要调整高等教育财政拨款体系,而我国高校要创办一流大学,也需要进一步扩大“其他收入”,尤其是捐赠收入。

清华大学校园

要改变高校的竞争态势,就应该调整财政拨款,在财政拨款方面,增加生均经费拨款,减少项目拨款。我国在进行教育经费、科研经费拨款时,项目拨款是一种重要方式,这种拨款方式,一方面导致高校为获得更多拨款“跑部钱进”,另一方面也容易出现“马太效应”,基础好的学校,容易申请到项目,获得更多拨款,基础薄弱的,则难以申请到项目,获得的拨款也就少。要促进高等教育的结构、布局优化,并减少因项目拨款而存在的行政评审,要建立适应新时代高等教育发展的增加生均拨款(基础性、经常性拨款),减少项目拨款(教育工程、计划项目拨款),鼓励高校向社会拓宽办学经费来源的新的拨款体系。高校的实力不是通过获得多少财政拨款体现,而需要通过获得多少社会捐赠等收入体现。

教育部直属高校从2013年起开始公布部门预算,近年来公布的预算数不断攀升,2013年,清华大学的预算为113.77亿,今年的预算比6年前增加了180亿,这一增长速度是惊人的。同时,在短短6年时间中,我国预算超百亿的高校就增加到了8所。而虽然这些高校的预算增长令人瞩目,但舆论也对高校的经费来源过多依靠财政拨款感到不满。根据高校公布的预算收入来源,除了直接标注为财政拨款之外,事业收入中,也有很大部分是来源于科研收入,而科研收入有很大部分属于财政拨款性质的课题、项目经费。

我国有110所中央部门所属普通高等学校,其中教育部所属75所,这75所高校统一由国家财政部拨款。

高校拓宽办学资源渠道,应该把更多精力用到面向社会,开放办学,而不是用到争取财政拨款上。这样可以减少对财政经费的依赖,同时也可增加学校办学的财政独立性,更重要的是,高校必须转变办学理念,为获得更多社会捐赠、校友捐赠以及更多社会资源的支持办学,就必须有积极融入国际高等教育竞争的心态,高度重视人才培养质量,并让办学更透明。

高校主要收入来自财政拨款,而财政拨款又集中在少数名校,让这些名校变为“百亿俱乐部”,舆论认为这导致高校贫富差距巨大,并不利于高校平等竞争。其间的道理很简单,财政拨款的总量是一定的,给少数高校的财政拨款多,就必然会影响到对其他高校的财政拨款,像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在有8所学校进入“百亿”的同时,还有3所不到10亿,最低的只有4亿多。而高校的财力,将直接影响学校的师资建设、学科建设、专业建设、课程建设,近年来,中西部高校留住优秀人才比较困难,就和学校的财力有关。虽然国家一再要求东部地区、发达地区的高校,要“高抬贵手”,不要到中西部高校挖人,也加大了对中西部高校的投入,但是,由于原来的预算基数低,中西部高校的预算增幅不小,可是预算增加值根本无法与上百亿的高校竞争。

要弄清楚不同高校经费预算、财政拨款差距巨大的原因,首先要弄清楚经费使用和拨款的规章制度。

要改变高校的竞争态势,就应该调整财政拨款,在财政拨款方面,增加生均经费拨款,减少项目拨款。我国在进行教育经费、科研经费拨款时,项目拨款是一种重要方式,这种拨款方式,一方面导致高校为获得更多拨款“跑部钱进”,另一方面也容易出现“马太效应”,基础好的学校,容易申请到项目,获得更多拨款,基础薄弱的,则难以申请到项目,获得的拨款也就少。要促进高等教育的结构、布局优化,并减少因项目拨款而存在的行政评审、行政评价,要建立适应新时代高等教育发展的增加生均拨款(基础性、经常性拨款),减少项目拨款(教育工程、计划项目拨款),鼓励高校向社会拓宽办学经费来源的新的拨款体系。高校的实力不是通过获得多少财政拨款体现,而需要通过获得多少社会捐赠等收入体现。

不同高校财政拨款差距大,原因在于三种经费预定模式。

高校拓宽办学资源渠道,应该把更多精力用到面向社会,开放办学,而不是用到争取财政拨款上。这可以减少对财政经费的依赖,同时也可增加学校办学的财政独立性,更重要的是,高校必须转变办学理念,为获得更多社会捐赠、校友捐赠以及更多社会资源的支持办学,就必须有积极融入国际高等教育竞争的心态,高度重视人才培养质量,并让办学更透明。比如,多年前,曾有捐赠者想捐赠我国大学,但却担心捐赠的经费不能得到好好使用,于是转而捐赠给国外大学,要消除捐赠者的顾虑,就必须建立专业的捐赠体系,用好每一分钱。

从2002年开始,财政部对中央直属高校的预算核定模式改革为:基本支出预算加项目支出预算。2008年,财政部、教育部进一步建立了以“生均综合定额 专项资金”为主体的中央高校预算拨款制度。

图片 3

75所高校经费情况

一是基本支出预算。基本支出预算按定员定额管理,主要是为保障学校正常运转、完成学校日常工作任务,用于人员经费支出和日常公用经费支出的生均综合定额拨款。生均综合定额拨款标准按照“人员经费基本持平、公用经费体现差异”的基本原则制定。

本科教育生均综合定额按12大类学科设置设定不同档次的学科折算系数,对不同专业确定不同的经费定额标准,体现不同专业办学成本的差异,对部分特殊专业和小规模特殊学校进行拨款倾斜。研究生教育生均综合定额按硕士、博士分别设定统一的拨款标准,但暂未考虑学科和学校差异。

二是项目支出预算。这是根据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战略、高等教育事业发展需要和财力情况相应设立。

图片 4

75所高校经费情况

目前教育类项目支出预算拨款共分为6个大类,重点引导类,比如,以前有“211工程”专项经费、“985工程”专项经费,后来有了“2011”协同创新计划专项经费、“双一流”建设经费等;改善办学条件类,如中央高校改善基本办学条件专项经费;绩效引导类,如绩效拨款、捐赠配比专项经费;学生资助类,如国家奖助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国际交流类,如留学生经费、孔子学院拨款;其他类,如本科教学工程专项经费、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基础学科拔尖创新人才专项经费等。

三是绩效支出预算。近几年,财政部和教育部积极探索中央直属高校拨款模式改革,在原有的“基本支出预算和项目支出预算”的“项目支出预算”基础上派生出“绩效支出预算”,即采取“基本支出预算 项目支出预算 绩效支出预算”模式。高校的经费使用越大,使用越规范,大多就被认定为“绩效”较高。

图片 5

中央戏剧学院

基本支出预算维持学校正常运转,项目支出预算支持学校提高性项目的开展,绩效支出预算属于奖励性的,目的是为了促进学校办学水平的提升。

啰里啰嗦地说了上面这么多,你可能早就弄糊涂了,其实很简单,有一项是人头费,一所高校师生人数越多,按人头划拨,那么,经费预算和财政拨款就必然是多。还有,工科类高校,各方面的开支要大得多,需要的拨款当然也多一些。

因此,你看到表格里面,经费多的高校,大多是办学规模较大的高校。北京大学的拨款是中央戏剧学院的差距有近20倍,这实际上是非常正常的表现,因为办学规模和学校性质不同所造成的。

图片 6

中央戏剧学院

还有一项就是学科建设经费和科研经费,这一项,类似于“清北复交”这些名校就占有很大的优势。师范类院校拨款也较多,其中有一项是免费生,还有一部分是,师范院校学费缴纳低,这就需要财政拨款多一点。

各个高校的经费预算与财政拨款之间还存在很大的差额,如何填补?

你应该发现了,也一定有了很大的一个疑问,实际要花的钱是很多的,而财政拨款远远不够,所占比重大多是30%左右,这其中70%的空挡怎么填补?

比如清华大学,实际预算经费是297亿余元,而财政拨款仅有54亿余元,相差243亿元,这么大的差额怎么办?

图片 7

清华大学

填补这么大的差额主要来源于这几项收入:

其一,学生的学费,这一块的金额并不大,但是请你注意,收支是两条线的,学费的收取都在上一级财政的监控之中和掌管之中。

其二,高校教师和专职研究员申请到的各类科研经费,这一项经费数量巨大。比如,一个工科教授或者研究员,申请到一个国家课题项目,经费就高达100万元甚至数百万元,某一项重大科研项目的经费高达千万元。

类似于清华、北大、浙大这样的高校,全校教师每年申请来的各类科研经费就可能高达几十亿元,甚至是百亿元,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人才就是财富”的道理。

图片 8

北京大学

其三,社会捐资也是一项巨大的收入来源。比如清华大学,公开数据显示,自2013年到2017年,年均接受捐资14.55亿元。

所以,你看到预算和实际拨款之间有这么大的差距,你不用担忧,名校总是有各种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本文由美高梅集团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问教 | 高校“其他收入”增加,经费来源多元化

关键词: